搜索
028-63047911

已编制《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九寨沟旅游十月一园规划(2019-2025年)》并公开征求意见

景色圣地 | 物美价廉 | 环境清爽

  图一:云南普者黑喀斯特国家湿地公园位于云南省文山州丘北县,由湖泊、河流、孤峰、峰林、峰丛等构成复合生态系统,也孕育了极其丰富的生物多样性和独具特色的少数民族文化。

  2017年12月,普者黑喀斯特国家湿地公园正式成立。 随着国家公园体系建设的不断完善,这里将呈现全新面貌。

  人民日报记者 齐 欣摄

  7月下旬,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宣布:将启动国家公园体制试点评估验收工作,同时将向社会推广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在探索建立社区共建、创新生态公益管护模式等方面的亮点和经验。

  这意味着,建立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工作在2020年下半年已进入全面收尾阶段,距离正式设立一批国家公园的节点越来越近。

  国家公园试点:

  为“省州县乡村全覆盖”提供经验

  随着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即将迎来全面验收,各试点公园亦加快工作步伐,集中精力进入“冲刺阶段”。

  在10个试点中,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“三江源”试点。

  据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局长赫万成介绍,青海省于5月印发了《推动三江源国家公园设立工作方案》,立足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任务,就推进正式设园各项前期工作进行了全面部署和系统安排,这也是推动三江源国家公园正式设立的行动纲领。

  早在2018年1月,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就公布了《三江源国家公园总体规划》,明确至2020年将正式设立三江源国家公园。

  随着体制试点工作的推进,三江源区生态环境质量得以提升,生态功能得以巩固。主要表现在湿地面积进一步扩大;草地覆盖率、产草量分别比10年前提高了11%和30%以上;野生动物种群明显增多,藏羚羊由20世纪80年代不足2万只恢复到超过7万只。

  目前,三江源、东北虎豹、大熊猫、祁连山等10个国家公园试点基本完成。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有关专家介绍说,通过试点,基本构建省州县乡村全覆盖的国家公园管理体制,解决了“九龙治水”和监管执法碎片化问题,也创新了运营机制,建立了社区共管机制。

  国家公园试点:

  有哪些实质进展?

  国家公园体制建设经历了长期的探索实践。多年来的评估结果显示,试点中主要面临的难点包括:如何建立统一管理体制机制和全社会多元化投入的资金保障机制;保护与发展的矛盾突出;需完善相应的法律法规和政策制度、相关标准规范;优化规划范围和区划落界等。

  在浙江省开化县,由古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、钱江源国家森林公园、钱江源省级风景名胜区以及连接上述保护地的生态区域整合,成立了总面积252平方千米的钱江源国家公园。这里是被称作“浙江人民母亲河”钱塘江的发源地,至今保存着全球稀有的大面积低海拔原生常绿阔叶林地带性植被,仍保持着生态系统的原真性和完整性,是钱江源国家公园的核心价值所在。通过多年努力,公园实现了“管理一个口、资源一本账、监测一张网、社区一盘棋”。

  南山国家公园试点位于湖南城步苗族自治县。据最近监测,新发现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林麝等珍稀动植物,留居公园内的候鸟种类从试点之初的97种增加到123种。公园区域内新增林地1.1万余亩、草地0.5万余亩,自然植被覆盖率由原来的91%提高至92.7%。根据试点区集体林比例较高的实际状况,南山国家公园落实生态保护补偿机制,按照自愿原则,将自留山、责任山和集体山林等集体林地经营权统一流转为生态公益林,确保集体林权流转后农民利益不受损、资源有增加、生态受保护。

  神农架国家公园包括原有的神农架世界人与生物圈保护区、世界地质公园、世界自然遗产地、国际重要湿地等10个自然保护地,总面积由原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704平方千米增加到1170平方千米。国家公园已占神农架总面积的35.9%,覆盖5个乡镇25个行政村。其保护方式也由之前的单一森林生态系统保护,转变为山水林田湖草一体化保护。

  国家公园试点:

  带动自然保护地远景规划

  我国建立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,有着明确的阶段性目标:2020年构建统一的自然保护地分类分级管理体制;2025年初步建成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;2035年自然保护地规模和管理达到世界先进水平,全面建成中国特色自然保护地体系。

    关注我们

官方微信

全国服务热线:

028-63047911

公司地址:四川省成都市成华区建材路39号2003号、2004号

邮编:610000 E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成都中国旅行社成华第二分社   ©2015-2020

网站备案号:蜀ICP备20017780号-2

技术支持:歪脖web